那场连锁反应一直在持续,柳高公司总部,柳高和老婆赵玥处理了一场内部事宜,针对亏损业务部门动刀,连续撤换了几个高层职务,掀起了一波震荡。

  集团大会议召开后的尘埃落定时,夫妻两人在办公室碰面。

  柳高老婆赵玥从旁看着喝一杯酒,缓解漫长会议带来的压力,还有刚刚在内部动刀引起一片肃杀的柳高,皱起眉头。

  今天处理的公司内部事宜是借着调整战略布局,剪除几位正开始崛起的山头,当然动到了代理人的利益,但是一番博弈,最后柳高还是展示了自己的掌控力,有惊无险,虽然这种斗争还有隐患,但这比起此时姜家这边的事情,到底不算什么太大事。

  赵玥道,“你表姐真是运势不好,摆在面前那么大的机会,她竟然靠边了,这不是将面前的益处拱手相让吗。家里那边很多人很有意见,也很是爆炸,老四那边都来打听,因为看不清风向,他们想知道现在能不能继续攒局投入……”

  “就老四那样的,也就这点追求了……”柳高停顿一下,道,“投入没问题,那家公司,几百至多挨边一千万,再多就别入了,现在表姐那边情势不明,别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说白了,这种前景大,利润高,风险小的权力投影股,占股百分之五,人多数还是买我们的面子,如果表姐那边国芯项目是她主持,你占到百分之十五都可以。问题就在于表姐眼看着可能有个上升过程,结果主动退避。没这份护持,有个五个点,分点红不错了。贪心不足蛇吞象,以后有什么变数,就罩不住了。”

  赵玥神情难看,因为心知肚明,姜家人在位者所拥有的影响力,才是他们可以拿到所谓“权势映射股”的来源,影响力的多寡,直接决定着他们所涉及版图界限范围。而同理,这种依靠权力护持而来的灰色地带利益,若失去了这种护持,也会日渐衰落。这才是赵玥感觉到忧虑的地方,“那这么说来,是不是你表姐那边要出事……这次就连老爷子的影响力都不够了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们怎么办……必须早做打算。”

  “虽然不清楚姜越琴那边出了什么事,我也问了一番,都没有太大的结果……但是如果说早做打算……”柳高咂了口酒道,“当然留有后路。”

  赵玥怔了一下后立即竖起耳朵,倾听自己丈夫后续。

  “表姐在国芯项目上的退居二线,这种重点项目事件,哪能没有替补,替上去的是温杰,这位来头可不小,光资历上,其实就比表姐更强,此前碍于表姐先挡在前面,不好撕破脸皮,眼下表姐退位,人立即接手全盘,现在关于国芯和相关项目的串联,都是他替代在牵头……”

  赵玥轻讶道,“就是那位代理人……温杰?这是陆家进场了?”

  柳高点点头,“这回方方面面布局,各路都开辟绿灯,在外面人看来,陆家人和姜家渊源深厚,本来就是盟友,姜越琴的缺口,陆家吞下去天经地义,集成电路技术,涉及国本,带来的效应,牵扯多少人的飞升?这些陆家怎么不可能安插人手,而且大力把自己人推上去。另一方面,就是我们和陈越那个中关村大厦……”

  赵玥眼睛一亮,“有消息了?”

  柳高微笑,“园区认一半,我出资一半,有陈越起头的芯片大厦,本身就已经是比市价还低了,这要是修盖完毕,落成的那一刻就已经价值飙升,这笔划算的买卖当然要做。南州那边亦是如此……几个项目同步进行,我们能拿到的东西,还是很丰厚的。所以要问我南星集团面对主营业务的负增长怎么办,除了调整业绩为导向,内部战略裁员之外,这些额外投资回报,也能让我们立于不败之地……”

  赵玥道,“陈越是不是离成为院士也不远了。”

  柳高点头,“差不离其,最多不过一两年,很可能就是最年轻的院士。”

  赵玥道,“那会怎么样?”

  柳高举杯,“那将会是我们眼光最好的一次投资。”

  ……

  有关张松年利用南区模式为自己牟私利,另有利益交换,被调查的消息已经在南州传开。

  张静家出现的变故也一定程度上让她在学校受到影响,最明显的就是最近来学校次数的断断续续。

  晖红的光穿透科大教学楼和两边林木的屏障,在道路上投下扇面状的纱影薄暮。学生在其中来来往往,有的是去上晚自习,有的是吃完饭往宿舍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重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绝色小姨的诱惑只为原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奥尔良烤鲟鱼堡并收藏重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