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在想董大春所说的口供看似是吻合了所有的验尸结果,但拼来拼去总有一块不吻合。https://”乔苒说道,“苏巡按为什么面对董大春的踢打毫无还手之力。不是中了迷药,又不太像是刺客所伤,那就应该是中间还少了一块。”

  张解点头,看向她,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乔苒便道:“方才董大春说留在玄真观是为了观主……”说到这里,她轻哂,“那他这种倾慕没有谁承受得起,观主被他扰的恨不能将他扔出去了,如此作弄玄真观的名声是为了观主?我是不信的,但留在观中确实应该有个理由。”

  “据丽娘交待董大春对她并不好,关起门来,夫妻感情不睦,所以我就猜会不会确实是为了个女子,只是那个女子不大可能是观主。”乔苒边想边道,“如果中间多出了一个女子,那么这名女子在苏巡按出事时会不会也会在场?如果女子也在的话……”乔苒踢了踢腿,“我倒是知道一个女子做来极其方便,又能轻而易举的让武功高强的苏巡按一下中招倒地的方法。”

  撩阴腿就可以做到,而且会使撩阴腿的以女子居多,方才重新验尸也验证了她的猜测。撩阴腿的厉害之处,乔苒深有体会,一个不察,能让一介弱质女流放倒七尺大汉,严重时这一脚下去甚至可能会致人昏厥。

  对上张解若有所思的目光,乔苒想了想,还是继续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其实我在想就算是女子出现在才被刺客所伤的苏巡按面前,苏巡按也不可能毫无防备,毕竟才遭遇过刺客,所以那女子应该是苏巡按熟识之人。”

  张解闻言看向她道:“你越说倒是越证明这个人就是你心心念念相救的玄真观观主了。”

  对上“有旧情”的玄真观主,苏巡按不设防备,突然中了一招撩阴腿这也是极有可能的。

  “虽然我不希望动手的是观主,但确实如此,所以这件事我只同你说。”乔苒说道,“一个人总有过往,苏巡按的过往可并不是起始于金陵城的,他原名叫苏二狗子,一口北方口音,同样是为求学,却舍近而求远,所以我想当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这也是先前她想请乔墨打听的事情,虽然以乔墨的手段很可能打听不到什么,但她想有钱能使鬼推磨,兴许乔墨会有办法也说不定。

  不过现在有张解在,显然更容易打听请出苏巡按的过往,兴许这小小的玄真观里还当真有个女子同苏巡按,不,或许可以说是苏二狗子是熟识。

  提及与苏巡按相关的女人,大多数的目光都会盯在观主身上,但还有很大一个可能有个藏在背后的女人没有现身,这也是董大春真正想护着的女人。

  如果按照这样的猜测一切就都说得通了,只是缺少证据。

  “我知道了,此事交给我吧!”张解说着顿了顿,看向她,眼里闪过一丝赞许,“你于破案上倒是有几分天赋!”

  破案么?乔苒一愣,随即自嘲的笑了笑。她与破案距离最近的时候大概是年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天作不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绝色小姨的诱惑只为原作者漫漫步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漫漫步归并收藏天作不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