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两个人说的根本不是一个海对面,陈曦说的是太平洋对面,而满宠常识性的认为是东海对面。

  话说扶桑被太史慈干翻之后,本着那边产银又产铜,陈曦自然是不会错过,每个月都会有一船船的金银铜送往长安作为储备金,然后大量的物资由汉室发往扶桑,从某个角度讲这也算是一种倾销。

  不过这个时候扶桑坐拥矿山,并不缺金银,反倒物资颇为短缺,这么一来双方的交易可谓是双赢。

  至于扶桑的帝号自然是被削掉了,十四世代的仲哀天皇倒是有点别的想法,可惜天命不济,已经蒙历史召唤去了所谓的神明居所。

  至于仲哀的儿子誉田别尊,这位确实是个人物,而且正史在这位上台之后,趁着三国乱战的时期,从中原学习农桑制陶制盐、吸纳朝鲜和汉地百姓迁徙日本,发展生产力,扶桑才算是有了信史资料的开端,算是极其优秀,而且极具前瞻眼光的人物。

  然而没啥意义啊,为什么绝大多数的顶级赐福都交给太史慈的小老婆虚空津姬命,说白了就是为了保证令出一门。

  别说仲哀的儿子现在年纪很小,就算是真的有二十岁了,面对现在的情况也没有什么办法,整个扶桑高层全都是虚空津姬命的人,哪怕从法理上讲誉田别尊才是正统,可实际上也就是孺子婴。

  不过区别在于虚空津姬命没有夺位的想法,外加相比于王莽和刘婴的关系,虚空津姬命那是亲姨妈,故而誉田别尊真要说的话,比以前过的更好,至少现在有汉室在身后,享受的是列侯待遇。

  “这东西挺好的。”陈曦剥开花生随口说道,在后世的话,陈曦相比于花生更喜欢吃开心果,不过现在的话,花生对于国家的价值远远大于开心果,大豆油和花生油的争斗,延绵不绝的!

  “还行吧。”郭嘉拨了一颗尝了尝,没吃出什么不同。

  “只能说你们不会做这个东西。”陈曦笑着说道。“回头这个东西也需要找人研究研究,话说是谁从海那边搞过来的?”

  “问一下公主殿下就知道了。”刘备随口说道。

  陈曦没再多说什么,回头再去问吧,反正这些花生也是炒熟了的,至于如何榨花生油,回头研究一下就是了,中国的榨油技术一直是非常靠谱的,就算搞不出来,找匠作监也花不了多久。

  只是,这东西要是从南美洲飘过来的,那可真就出大问题了。

  “总觉得子川干活有些心不在焉。”刘备坐在政院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干活的这群人。

  “不干活的人员请不要来政院捣乱。”陈曦没好气的说道,刘备大笑,他不就是说两句陈曦不好好干活吗?再说这不是今天没事,所以坐在这里看看政院这群人到底是怎么运转的吗?

  “不过就算是心不在焉,你也处理的很快啊。”刘备走过,从陈曦处理完的那些公文之中抽出来一份,看着上面陈曦做出来的批示颇为感慨,就算是已经见过了很多次,依旧颇为震撼。

  “我只是在考虑一些其他的事情,分心了而已,倒不是心不在焉。”陈曦和刘备闲扯了两句,给手上这份关于江南农业垦荒的报告上注明了一条批注,不过不算是详细,反正发回去之后,张松自己肯定会将细节内容补充的无比完备。

  “伯宁,听说公衡被你弄到禁军里面去了。”刘备看了两眼有些心不在焉的陈曦,然后瞟向一旁神色阴郁的满宠说道。

  “劣子不足以道。”满宠叹了口气说道,自从去年将儿子吊起来打了之后,满宠就发现自己将儿子掰不回来了,当然这件事也不能单纯的说是满伟心术不正。

  实际上打完儿子之后,满宠便明白这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他儿子现在对于律法也几乎是一窍通百窍通了,找茬的水平比满宠还专业,如果这次只是打一顿就放过,满宠觉得这孩子迟早还得挖空心思研究法律的空档,然后以此牟利。

  于是满宠便找人将自己儿子塞到了禁军之中,没说的,好好操练,多训练训练,让儿子没时间和心思去胡整。

  “我觉得啊,你要不给你家儿子找一个正妻,管一管,说不定比你这样还好点,毕竟禁军也未必能管好你儿子啊。”刘备唏嘘不已的说道,禁军能管好满伟吗?当然不能了,刘备之前可是有看到满伟翻墙跑走的一幕。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神话版三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绝色小姨的诱惑只为原作者坟土荒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坟土荒草并收藏神话版三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