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说谎!”副堂主声色俱厉,捏住那杂役的脖子似乎随时都会突然发力将其捏断。https://

  “呜呜呜......老爷,小人没有说谎,小人句句属实啊!老爷饶命,老爷饶命呀!”

  杂役直接吓尿了,骚味儿扑鼻,那七情宗的副堂主见诈不出来什么,随手就将吓瘫了的杂役扔远,扔垃圾一般。

  “石家堡简直欺人太甚!”

  “杀过去!”

  “不死不休!”

  莫名其妙连敌人都没有见着就死了五人,而且连矿场都毁了,敌人的嚣张和戏谑已经将七情宗的人刺激得双眼血红。

  气的。

  “回去!没有宗主的命令谁都不许乱来!”

  虽然气红的眼睛,但这位副堂主最后还是沉住了气,没有自乱阵脚,选择继续苟着,等待后面的增援抵达。只不过那浑身的煞气却是明显到了忍耐的极限,就像绷紧的橡皮筋,再绷紧点的话就可能直接断掉。

  没有人再在乎这里的矿工和杂役了,所有的修士都收了声,跟着那副堂主开始往后退去,在另一边重新搭建了一片草棚子坐下,并且一个会阵法的七情宗修士还在周围布置了一道简单的示警阵法。

  修士们重新驻扎了下来,可矿工和杂役们就干瞪眼了,他们不知道自己能去哪儿。

  下山?想到是想可不敢,没修士老爷们发话的话他们根本不敢下山。

  回矿区的草棚子待着?那边已经塌山了,现在那里是个巨大的陷坑,哪里还找得到搭草棚子的地方?

  那要不然待在原地?可这里接近山顶了,光秃秃的不说风还很大,到了下半夜能把人给冻坏。

  “陈工头,咱们现在去哪儿呀?”

  “你问我我问谁去?”

  陈志没死,几次险死还生但还是活了下来,吓得屁滚尿流到现在脸色都还苍白如纸。他也知道这个地方不是久留之地,可又能去哪儿呢?

  “要不咱们往修士老爷他们那边挪挪?他们那边好大一块地方,咱们躲远点搭个棚子总不会有事吧?”

  “去修士老爷那边?找死的吗?万一等会儿那什么鬼东西又炸过来了咱们怎么办?你难道忘了王东他们几个怎么死的吗?要去你去,我可不想送死。”

  “不去?不去才是个死字!要么被冻死在这儿,要么等下对面的修士老爷打过来一脚踩死你。躲到后面去才能活命!”

  .....

  大多的孩子都瑟瑟发抖,他们或许为了钱可以豁出去命不要,愿意钻入黑漆漆的矿洞里当一只老鼠,但平白无故的被当成蝼蚁踩死却非他们所愿。左顾右盼费力的想要开动自己麻木的脑筋,想要给自己挣一条活路出来。

  “还是去修士老爷那边吧,好歹咱么也是给他们挖矿的,会给一条活路的。再说了,现在你们莫非还敢下山不成?”

  的确,下山一来不敢坏规矩,二来下山的路可就在那个巨大的陷坑边上,山体松动得厉害,现在谁敢去?

  留下要被冻坏冻死,跑又不敢,莫非还能有的选?

  磨磨蹭蹭的一群孩子便跟在几个年纪大的杂役和工头身后开始从山顶往下移,想要去半山腰那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是旁门左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绝色小姨的诱惑只为原作者剑如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如蛟并收藏我是旁门左道最新章节